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

我国氢能产业发展按下加速键 预计2025年产值将达1万亿元



以氢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为牵引,我国将氢能列入国家能源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氢能及其涉及产业步入发展风口,今年上半年,国内一级市场氢能产业投资再创新高,二级市场不少上市公司加码布局。

今年7月,三峡智慧能源投资(海南)有限公司与河南省中豫金控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与河南省平舆县人民政府、中豫金控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定了“关于整县前进新能源产业合作助力乡村大力发展战略框架协议”,大力布局整县前进。协议合作范围包括氢能、储能等领域。

近日,吉电股份(000875.SZ)(股票代码:000875)也回应,企业已编成了氢能产业规划,并将推进相关氢能产业项目落地。

“企查查”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以“氢能”为关键词搜索,我国现存氢能相关企业约2200家。今年上半年,氢能涉及企业注册量约339家,同比增长89%,其中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分别注册相关企业143家和196家。

氢能产业前景广阔,相关企业数量不断增长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的十年之间,氢能相关企业注册量呈增长趋势,2020年的注册量更是达到了十年之最,总计477家,同比快速增长14.6%。

其中,广东省的氢能涉及企业数量遥遥领先,总计382家。江苏、山东分别以180家和174家位列第二、三名。河北、湖北、浙江等省份的氢能涉及企业均超过100家。

从城市产于来看,深圳、北京和上海的氢能涉及企业数量排在第一梯队,分别为194家、131家和128家。苏州、武汉以及张家口拥有的氢能相关企业数量也相对较高,均超过了50家。

据了解,这2200多家氢能涉及企业的注册资本规模广泛偏大,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以上的占比均低约29%,100万元-500万元的占到比约14%。

氢能源与传统能源相比,具备能源利用率高、来源广、无污染等诸多优点,发展前景良好。

根据中国氢能联盟预计,到2025年,我国氢能产业产值将超过1万亿元;到2050年,氢气需求量将相似6000万吨,实现CO2减排约7亿吨,产业链年产值超过12万亿元。

有业内人士回应,氢能产业链中的制氢、储氢、运氢、加氢以及氢燃料电池和氢能汽车等,都将步入新的发展阶段。

以氢气的储存为例,通常储氢需要高压气瓶(储罐)。根据最近的市场研究报告《全球型3型DOT氢气瓶市场能力和地区:规模、份额、趋势和机会分析,2018-2028》,2020年全球3型氢气瓶市场价值为6042.15万美元,预计到2028年将以9.8%的年增长率快速增长。

此外,据《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2016)》预计,到2030年,氢燃料电池车保有量将超过200万辆,占到全国汽车总产量比重约5%。届时,中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燃料电池汽车市场,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产值有望突破万亿元大关。

相关政策实施希望氢能产业发展,生产绿氢仍须要技术突破

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推展下,发展氢能产业无疑沦为了增进节约能源减碳方式的自由选择之一。

去年4月,国家能源局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法(征求意见稿)》,将氢能具体划入了能源种类。目前,四川、广东、宁夏、江苏、安徽、河北、河南等多个省份先后出台氢能产业发展规划、奖励政策。

8月初,工信部发布的《对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第5736号建议的答复》称,下一步工信部将大力因应涉及部门制定氢能发展战略。

8月中旬,北京也发布了《北京市氢能产业发展实施方案(2021-2025年)》,规划在2023年前,构建氢能技术创新“从1到10”的横跨,京津冀区域总计实现产业链规模500亿元,增加碳排放100万吨,力争竣工37座氢化站,推展燃料电池汽车3000辆。

记者注意到,由于政策受到影响,今年不少股票经常出现“沾氢即涨”现象。然而,随着厚普股份(股票代码:300471)、定远新能(股票代码:300985)等多只搭上氢能源概念的个股接到了监管印发的关注函后,多家上市公司透露了公告,声称主营业务不包括氢能源。氢能源产业快速发展的同时被质疑炒作的声音不断。

此外,目前我国业内主流的制氢方法主要倚赖石化原料。石化能源所制的蓝氢能源转化率低,在使用时也能做零污染,但制氢的过程会进一步提高碳排放。尽管使用碳捕猎、利用与储存(CCUS)等先进设备技术可以捕获温室气体,但制氢过程中需要消耗大量的不能再生资源。

值得注意的是,以电解水制氢为代表的绿氢市场投资风起。氢云链数据库统计显示,今年1-7月,全国共计80多个氢能投资项目,其中涉及制氢环节的项目多达近30起,是投资金额强度最高的环节。

随着近年来电解水制氢成为发展新风口,众多企业陆续卡位布局制氢领域。据报导,目前国内企业基本实现碱性电解槽设备的国产化,但质子互相交换膜电解槽关键技术与材料还需依赖进口,技术上也不存在一定差距。

据了解,质子交换膜水电解制氢的系统响应速度快、制氢纯度高,且适应动态操作,与可再生能源匹配程度最低,未来将会成为绿氢的主流制氢方式。

氢能下游应用于可以广泛渗透至交通运输、工业燃料等行业,不仅符合我国碳减排大战略,也有利于解决问题我国能源安全问题。业内人士回应,未来如何突破制氢技术,在相关设备和原料方面避免被“卡脖子”,仍是摆在我国氢能行业面前的一道考题。(见习记者 乔建华)

来源:中国环境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