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策略

“驰援郑州被隔离”的叶先生:相比疫情,新能源对门店的冲击更大




一则“广东叶先生提供支援郑州免费技工,回乡后隔离被骂哭”的新闻攀上冷搜。

有着16年技工经验的叶先生,在郑州暴雨后便与店内大师傅自发前往,为当地灾情车辆免费抢修、救援。但因郑州愈演愈烈疫情,已经返回广东的叶军港发现自己经过疫区,便主动请示并集中隔绝,却被人反击说“把病毒带上了回去”,让他很受伤,便上载视频讲述了自己所受的无奈,引起网络注目。

郑州暴雨后,后市场企业积极行动,如途虎、天猫、华胜、小李补胎、慢定车服等,都在出钱出力出有技术,共度难关;而叶先生作为个人,在这场救援中,用有所不同的方式反映了同样的担当。

叶先生本名叶军港,AC汽车联系到他时,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目前正居家隔绝。其坐落于花都区的仿程汽修门店在遵循防疫拒绝的前提下,处于半营业状态。

据介绍,叶军港及大师傅两人自费近赴千里重新加入提供支援抗灾队伍,并非“财大气粗”。作为入行16年的汽修人,他的门店正式成立至今也已剩10年,但受到市场多方竞争压力,经营状态并不理想,此次两名主力技师隔绝更使得门店收益骤减。

但叶军港并未对此次郑州之行感到失望和后悔,有媒体报道他们建了500辆左右的车。他对此说道,由于是协助汽车重新启动或者做非常简单处理,而不牵涉到配件修理,有时候十几分钟就能搞定一台。明确救援了多少,他们没统计资料,也并不在意这个数字。让他感叹颇多的是郑州人民的热情,技工期间给他们打扇驱蚊;两天后,当地就管了他们的食宿。

随着风波逐渐平息,叶军港也已回归生活,他将焦点转到自己赖以生存的门店上。疫情按下“暂停键”,也让他有时间更多思维:现阶段小本生意的门店,既面临互联网模式的冲击,又蒙上新能源汽车快速渗入带来的阴影,错失了新势力授权售后的合作机会,接下来该怎么走呢?

01、从学徒到老板的曲折

这不是叶军港第一次冲在救灾支援中。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他还在做学徒,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想起前线去,但一是由于缺少急救经验,二是学徒收益没法承托,便请求了一个星期的假,作为志愿者在后方帮忙搬运救援的物资。

叶军港沦为汽修人的过程十分曲折。2003年,他进入汽修学校读了一个学期就因故辍学,后在各地逃难,跨行做到了很多份工作,最终还是在2005年底义无反顾地返回汽修行业。

兴趣是最好老师,也是最好的动力。因为讨厌汽修,叶军港当时在一家4S店做学徒,只有200块钱一个月还不包吃住,以至于想前往汶川救灾也不敢请辞。尽管如此,他依然坚决了下来,慢慢茁壮为一名技术娴熟的汽修工。

2011年,叶军港创业正式成立了自己的仿程汽修门店。据他介绍,当时市场环境对门店十分友好关系,既没互联网半透明的价格战,也能从配件赚利润,而且大家都是凭技术睡觉,相对来说更为公平。

正因如此,叶军港从一个工位转行,通过修理技术累积口碑,慢慢构成了一批忠实的老客户,将仿程汽修门店扩展到300平方,另外还开了一家洗美门店。

2016年,途虎正式布局工场店。仿程汽修作为途虎加盟安装店,一直视其为导流的纯电商平台角色,双方是合作伙伴关系。但彼时某互联网平台邀请叶军港加盟时,也明确提出了诸多精细化运营的要求,让他感觉到自己的门店会被强管控。

而且,叶军港还有另外的考虑,一是按照对方加盟要求,仿程汽修还必须减小门店面积,再加上翻新等费用,加盟成本必须70-80万,何时能交还?二是经年积累的老客户一旦引入线上平台,门店将分担老客户流失的风险从而丧失主动权,届时该怎么办?

再三思索之下,叶军港没继续谈下去。“现在来看,他们在轮胎、维修业务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客户也会把所有项目回到一家门店,我们主做深度维修,彼此仍有差异化竞争的空间。”

到了2018年,行业吹大规模环保风暴,对门店环评申请、治污设施等都有了明确要求,仿程汽修也历经几次排查,叶军港索性将营收差强人意的洗车砍掉,洗美门店关闭,集中精力主做维保业务。


经过此次业务膨胀后,仿程汽修将5个工位都设计成维保服务,保有7名员工。轻装上阵的叶军港本以为把力量集中在拳头上,能打出事倍功半的速度和效果,岂料在变革的后市场遇上了更大危机。

02、10年老店遭遇新能源冲击

叶军港面临最措手不及的变化是,新能源车的快速崛起。

先从大方向看,作为新能源汽车位列全国前茅的广东省,除了广汽和比亚迪,还拥有北汽绅宝、小鹏汽车等新能源汽车自律品牌,已经形成珠三角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年生产能力超强100万辆。

其中,广州就是以生产新能源乘用车居多的城市。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广州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总计达20万辆左右,其中私人和租赁等领域约有17万辆;隔壁深圳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经超过48万辆,位居全国第一。

但新能源汽车产业伸延到后市场,却变得过分落后,特别是对于像仿程汽修这样的小门店来说,一时间难以跟上发展节奏,甚至没机会做到这波冲击。

据叶军港讲解,归功于此前老客户带给的维保业务稳健增长,仿程汽修的新客来源主要有三种渠道:一是老带新的,二是自然进店,三是平时做到的引流活动。其中,老客户转介绍占据很高比例。

但随着政府实施涉及新能源汽车鼓励政策,车主因车牌容许而更换新能源车的不在少数,但厂家保修+故障率较低的双重影响,不仅让独立售后门店无以有机会插手,反而流失了大量老客户。这对叶军港来说,是最为可怕的一击。

另外,电商平台改变了年长车主的消费习惯,网上比价和购买配件的情况越来越多,一方面赚不到配件利润,另一方面客户也更容易被平台导流到其他门店。

2019年后,仿程汽修的生意开始受到影响。到现在,门店营业额降到每月仅有10万元左右,但房租、人工、水电、环保等成本支出超过5万元,以维保服务最高50%毛利计算出来,门店目前基本正处于亏损状态。

叶军港总结原因认为,“外部环境瞬息万变,但更主要是我们主观上没重视拓客营销,没作出积极应对,造成门店一步步落于人后。”

仿程汽修虽然也通车了线上抖音,但内容同质化严重,竖井效果并不理想,大多是同行在沟通交流。而由于抖音平台有一套核心的算法机制,缺少运营团队的叶军港显得有心无力,也在思索破局方法。

“我们门店周边已经有2家途虎,已经错过了最差的加盟时机。现在入局要接受当初同样的条件,但竞争压力不会更大。”叶军港还是想要再想到其他路径。

“未来,新能源车一定是主流,但很多门店都在争夺战不多的合作机会。”叶军港明确提出了三点难题:一是小店很难接触合适的渠道,提供新能源车主;二是难以达到新能源厂家的要求;三是技师很难超过新能源车修理技术拒绝,培育一起也并不容易。

03、谁能破局重生?

据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数据表明,截至2021年6月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到603万辆;比2020年同期增加77.4万辆,快速增长234.92%;比2019年同期减少47.3万辆,快速增长74.94%;预计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超过2000万辆,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8%。

根据《2020中国汽车后市场维保行业白皮书》,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平均维保客单价为1373元,如果按每用户每年维保1-2次,目前售后维保产值规模大约有82.79-165.58亿元,到2025年将超过274.6-549.2亿元,2030年将未来将会突破1000亿元。

与此同时,新能源品牌也在加快适当的设施服务、售后维保体系局,如特斯拉、理想亲自下场建直营售后中心。对他们而言,售后维保服务相对传统燃油车更非常简单了:一是三电故障简单集中,维修保养频率比较较低;二是洗车美容、轮胎和钣喷出业务已经能做到标准化和规模化。

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面临的问题是:从传统燃油车切换到电动车时,其售后产值大约不会减少70%左右;与此同时,售后服务提供者的成本不仅没降低,反而有可能增加。

这也意味著,从商业角度考虑,与传统燃油车相同保有量情况下,新能源汽车所需要的售后服务门店数量,将要少的多。那么,数十万家独立国家售后门店,是否面对着更大规模、更惨重的淘汰赛?

但相对不利的消息是,未来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越大,从方便车主的角度看,整车厂必须更多售后服务网点。只是,新能源车“大跌”的维保产值压力下,考验着从厂家到服务门店的变革创新能力。

在新能源汽车这头极大的“灰犀牛”面前,越来越多的独立国家售后门店都在寻找售后服务的合作机会。仿程汽修只是汽车后市场数十万家独立国家售后门店的一个缩影,未来谁能破局新生?